瑪莉愛上紳士S大叔 小泉瑪莉【無碼中文字幕】在线观看-2018高清无码电影天堂cc_天天操影院,夜夜射天天日,天天干狠狠日,欧美av视频,亚洲东方av在线,手机在线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手机在线视频 > 正文
瑪莉愛上紳士S大叔 小泉瑪莉【無碼中文字幕】在线观看-2018高清无码电影天堂cc
小扬:「昨天珍对我说我是她这辈子第一个这么信任的男人,结果我们搞出这种事...」我:「...」沉默的不想再说对不起,这时候最紧要的就是解决问题,而非多说其他多馀的话。 「所以今天大家一定都要在。 」小扬:「你点子最多,有什么办法吗?」我:「这次不要用任何设计,任何计画,我们开诚佈公把事情摊开来说。 」小扬:「嗯...」「那慧慧早上怎瑪莉愛上紳士S大叔 小泉瑪莉【無碼中文字幕】在线观看-2018高清无码电影天堂cc会主动找你?阿乐知道吗?」我:「她说昨晚看到心心被我插的欲仙欲死,很少看到心心有那样的表情,在跟阿乐讨论后有问他,能否试试我的傢伙。 」小扬:「看不出来慧慧这么胆小,这种事情倒是挺主动的。 」我:「没办法,器大活好人又帅就是在形容我这种人。 」小扬笑骂着:「妈的,从小厚脸皮到现在都没变。 」稍微一扫昨天以来脸上的阴霾。 但不久又如同蒙上一层阴影,安静下来。 我:「别想太多了,我不知道问题会不会解决,但是把想法摊开来谈是唯一出路。 」小扬:「嗯。 」脑中却想起昨天海珍对他说的话:你知道吗?你总是替我着想,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我,让我浸淫在被呵护的幸福中,尤其那次为了救我而受伤,我是真的毫无保留地爱上你了。 然而却发生这种事情,要我如何自处,如何面对你?小扬那时只能不断的重複对不起,抱歉等等,但显然没任何帮助。 珍珍今天没去上课,在街上胡乱走着,脑中也是微微混乱,往事与新近发生的事一一在脑海中重演,反覆刺激着她。 而街上错落不齐的店家招牌,像幅使用大胆调色却不知在描述什么的毕卡索名画,凌乱不堪的爬在牆上,更令人烦燥。 她突然想去海边,上了公车,往最西的地方前进,坐在车裡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有喜有忧有乐有愁的一群表情,让自己更像对这个世界的旁观者。 然而自己为何在自己的世界中不能也当个旁观者呢?冷眼的看待这一切。 的确不行,因为自己世界所发生的事一丝一毫都与情绪想法相关联,不然就不会称之「我的世界」了。 胡思乱想间车子已到海滨停下,她伫立,享受着这一片蓝,蓝虽然常被形容为忧鬱的颜色,但一整片没有边际的蓝,却是刚好能使人心旷神怡的温度,心宽广了,鬱闷也稍稍得到舒缓。 她就没有目的的在沙滩上走着,感受着沙,感受着咸咸的风,感受着这季节足以令人受伤的阳光,她想,若此时有个人陪陪她,不说话,一起安静的浏览这片风景该有多好,这个人身影脑海中闪过从模煳渐渐清晰,她希望是小扬。 傍晚,心心与慧慧早就从早上的享受中清醒,原本恢复过来的她们今天要拉珍珍去走走,因为昨晚劝说到很晚都没用,想等她睡一觉精神好点后再说看看,谁知道慧慧一早醒来去敲门,珍珍就不在了,以为珍珍早早就出门去上课。 发生了昨天那样事情,想说珍珍应该会尴尬于面对其他人,以她个性也是会避开大家出门上课的时间。 这时碰到了在使用洗手间的我,因为早上男人都会晨勃,而我睡觉时也习惯只穿一条舒适贴身的紧四角裤,因此当下老二的形状非常明显,慧慧就想到昨晚跟阿乐的对话:「老婆,刚刚在客厅我看你一直在看小武耶。 」阿乐从后面单手穿过侧躺的慧慧腰旁,温柔的抱住她说道。 「那...那是因为人家从来没看过心心姐这样的表情啊,好像快死了的表情耶。 」平时在偷看对方时灯光都不强,何况重点都放在性器上面。 「妳不知道吗?妳也是常常露出这样的表情欸!」阿乐轻笑道。 「谁做这种事情还会照镜子啦,我怎么知道。 所以说,小武哥跟你一样强囉?」慧慧虽然经验不多但每次也是被阿乐弄得死去活来的。 「这个我说不准,我没被他插过。 」慧慧忍不住笑了出来,「那要不要试试看,说不定跟我感觉到的一样舒服喔!」「我认为不用,就算要插也是我插他。 」「哈哈,白痴唷,这样哪知道谁强啦!」「老婆,妳好像对做爱这方面没那么闭俗耶,对不对?」「就很好奇啊,但是刚刚真的很难为情,大家同时在客厅做,好像怪怪的,我跟心心姐虽然没全部脱光,但是珍珍姐跟心心姐的下面我都看的一清二楚。 」「很像在演a片吧!」阿乐问说。 「你不是说a片都是假的?」「其实很早之前就有这种类似联谊的群体活动了,只是一般人很少有机会碰到。 从古代有些皇帝开始,有权势的大臣不少都这样玩。 」「好不公平唷,为何一个男人可以一直娶老婆,女人就不能一次嫁两个老公?」「妳想要嫁谁阿?」阿乐饶有兴趣的问「如果要嫁,我只嫁你一个。 」说着转过头亲了亲阿乐。 「但是我还是对这种制度不满。 」「呵呵,在心心旁边跟久了,变得会提倡男女平权唷!」「对吼,好像是心心姐让我知道这观念的,但是,没有错啊,为何女生不能去工地挑砖头?我们只是挑的少一点而已啊。 」「妳去挑砖头,可能会被工人轮姦喔!我老婆慧慧可是绝色无双的女人。 看这小屁股多有弹性。 」手从刚刚就不安份乱摸,这时更拍了一拍。 「那时你会来救我对不对?」深情的凝视阿乐。 「怎可能不救,但是如果是在妳意愿下发生的事,我是不会怎样的。 」「你是说我自愿被轮姦吗?你脑子烧坏喔?谁会自愿阿。 」推了推阿乐肩膀。 「我是说如果,假设没人强迫妳,妳也愿意,我是不介意妳跟别人发生关係的。 」「真的假的?那么大方喔,对了,还没跟你算帐,居然设计我让小扬哥插。 」慧慧翻身起来压在阿乐身上佯装生气,两手轻轻掐上他脖子。 「虽然我事先不知道,但是我这样跟别人做,你不会觉得我不爱你了吗?」慧慧一路走来始终如一,跟了一个男友就不会同时跟第二个有感情及身体上的往来。 「我有自信不会,妳的灵魂已经离不开我了。 」阿乐很有信心的说道。 「妳想试试看小武对不对?」慧慧脸突然一红不说话,又翻身侧躺回去。 「刚刚在客厅从后面干妳时,就奇怪妳头干嘛一直偏往小武跟心心那边。 」「就小武哥那裡看起来好翘,又弯的很奇怪啊!」慧慧努力解释着自己只是好奇。 「我就不翘吗?来摸看看。 」说着把她手拉过来摸自己老二。 「哇,硬邦邦的耶,好可怕喔!」慧慧嘴巴虽然这样说着,但声调全是娇柔之情。 阿乐脱下裤子就要扑上慧慧身上去把她大白t恤拉上,露出性感黑色半透明内裤,却被慧慧拉住手说:「老公,今天体力有点透支了,我们明天早一点起来做好不好。 」平时的慧慧看起来就楚楚可怜的样子,这是软言相求更令人无法拒绝,「老婆大人遵命,今天真的比较累,那我们快睡。 」阿乐虽然平时在外算是霸道,但在这个女友面前可是非常顺从,人们所说的爱上了就是这个意思吧。 慧慧见他不勉强自己,奖励的深深吻上阿乐,然后摇了摇阿乐仍充血的肉棒对它说:「小乐乐今晚乖乖的,明天姐姐绝对让你舒服,在姐姐体内爆发喔。 」阿乐还在想办法让它软下来,听到这话,一时半刻恐怕无法如愿了。 好不容易睡睡醒醒熬到早上,慧慧仍然好梦正酣,阿乐轻轻掀开棉被,看慧慧依然侧着身屁股面对他,由于是半透明的内裤,只在私密处是全黑,所以整个股沟一清二楚。 阿乐轻手轻脚的让慧慧右腿往床沿弓去,侧着身的慧慧下半身顿时呈现ㄇ字型,然后把她阴户处的内裤布料拨往一边,直接在重点部位舔弄起来。 慧慧虽然是名器蝴蝶逼,但不识货的人看到双腿夹起来的阴户时,只会觉得怎么那么丑,或是认为性经验一定很多,阴唇都翻出来了。 箇中滋味只有享用过的人才懂。 阿乐先从阴唇开始以画圈的方式用舌头舔着,到慧慧有反应稍微动了动腿时,再将舌头用力抵住阴道穴口,开始重重的舔,很快的慧慧小穴越来越湿,顾不得睡魔还压在她身上,翻身面对天花板,同时大开双腿期望阿乐舔深一点。 阿乐没让慧慧失望,加强了舔弄的深度,并在阴蒂明显突起时,开始轻轻的吸住,然后又快速的舔弄,慧慧忍不住轻轻发出声音来:「啊~好舒服,老公...再来...啊...」同时手探入阿乐宽鬆的四角裤,很容易便抓住硕壮的目标,用手微微套弄后,用惺忪痴迷的神气说:「小乐乐,昨天有乖乖,姐姐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说罢就拉下阿乐内裤,让忍耐愤怒已久,暴着青筋的小乐乐出来透气,一口含住。 这样的姿势变成了侧身六九式,两人都带着取悦对方的心情努力吸啜,没几分钟慧慧已经湿的不像样了,阿乐也在慧慧贪婪的吞吐之下木棒硬成铁棍,「老公,我要...」阿乐闻言立即起身,让慧慧躺着准备进入她,交往以来虽然已经做了不少次爱,但每次要进入小穴时都还是会想:怎么那么紧。 还好有充分润滑,在穴口摩擦了几下便插了进去。 慧慧的名器除了让男人有视觉上极大的征服感,裡面更是妙不可言,浅短的阴道跟层层交迭的肉壁,在阴茎插入时每每都像插进一个会自动按摩的小洞,裡面有二三十片小舌头同时轮流在舔你,由于无法直接插入最裡面,更让人认为自己傢伙是真的很大。 阿乐开始时不敢快速摆动腰部,等到慧慧阴道裡也适应并有了充实感后,准备要加快速度,这时,阿乐手机响了,本来不想理它,但由来电铃声可以知道是家裡打来的电话。 不情不愿的离开慧慧身体,到书桌前接起电话:「喂,爸,怎样?」语气有些不耐,但依然保持着一定的恭敬,「现在?我现在走不开耶。 」眼光飘向开着双腿,一刻也不想等待的慧慧身上,「好啦,我知道了,现在马上回去。 」挂上电话后,满脸歉意的走上床去,「老婆,家裡有急事要我立刻回去,可不可以晚上再....」慧慧幽怨的说:「人家等不了了嘛,你看看这裡。 」指着快要氾滥成灾的小穴。 「她现在很需要你耶,不然我们快点用一用好不好。 」「再快也得要半小时阿,我回家就半小时了,这样我爸会剥了我的皮。 」「不管啦,你把人家弄成这样,自己解决。 」慧慧撒娇的说。 「拜託,我晚上回来加倍补偿你好不好!」慧慧也知道阿乐对他父亲有一定的尊敬程度,他也对自己那么低声下气了,只好说:「好吧,也没办法。 那晚上要把我弄的求饶喔。 」「哈哈,小事情一粧,不然小武在隔壁,我叫他来帮忙灭火好了,你不是想试?」「开开玩笑还当真勒,这么突然怎么去讲啊,我如果真的去找小武哥你不会怎样吗?」「不会啦,但前提是妳真心愿意,好啦,我来不及了,等等电话联络。 」说罢马上以最快速度穿好衣服,飞身离开。 慧慧在床上多躺了几十分钟,想把脑子裡的淫思去掉,却如何也赶不走小穴裡被充满后又抽出的空虚感。 于是穿好内裤起身要到浴室冲个澡冷静一下,但不忘记先去关心一下珍珍,敲了敲门珍珍没反应,打开门空空如也,小扬跟珍珍两人都不在。 慧慧就走来浴室,却刚好碰见尿尿完正在刷牙的我,由于只穿条紧身内裤又刚好晨勃后还没消退,老二形状非常明显的在内裤上呈现。 慧慧一时也没跟我打招呼,眼角馀光一直盯着我老二看,天人交战后还是过来跟我说:「小武哥早,有件事要拜託你...」眼睛还是不敢看我,「喔,好啊!什么事情呢?」「...」「嗯?怎么不说话?」我疑惑的问,不说根本不知道她要什么。 「我...阿乐有急事出门了,我们...早上才刚开始做...做,那件事情...」吞吞吐吐的前后又不连贯。 「做哪件事情?」慧慧害羞的样子实在可爱极了,她穿的白色衣服虽然盖住大部分重要的地方,但黑色内衣裤以及衣服下不算极长但用她比例来算是细长白嫩的双腿,整个人看起来还是非常迷人的。 慧慧欲言又止, 思来想去一会儿后似乎终于做了决定般的抬头对我说:「唉,小武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淫荡阿?我想跟你做爱。 」一听到我整个人近忽静止,手上的牙刷何时掉下去的根本没发现,实在太惊讶了,慧慧主动提出这个要求,简直快比心心还要思想前卫!尤其她在人前总是畏畏缩缩,虽说我们比较熟,但还是不可置信。 难道三个女生相处下,想法真的会潜移默化?我知道心心是想法比较大胆的,但性爱方面她也没什么标新立异的想法,只是比较敢说而已。 心心昨晚知道我们之前设计她被阿乐插还拍成影片,又遭逢珍珍说出不堪的往事,到现在还在跟我冷战中,可能是故意要让我看得到吃不到,还在睡前换上一套性感的白色马甲型内衣、丁字裤、大格子网袜。 但却一点沟通的机会都不给我,摆明要我乾瞪眼整夜,现在一听慧慧这样说,脑子裡的血液迅速集中在下身,变得威武胀大。 后来发生的事情在前面说过了。 而这些天珍珍始终早出晚归,几乎是用躲的躲了我们三天,而阿乐家裡似乎有事缠身,也是不见人影。 我不想等了,决定今天无论再晚都要等到珍珍。 小扬在学校也没遇到珍珍,三天都没上课,手机没开机。 这三天虽然还是有跟心心做爱,但感觉大大不同,好像是为了做爱而做爱的,小穴还是会湿,老二还是会硬,但就缺少了点感觉,做的挺不痛快的,我知道欠了她一个解释,但她也是兴致缺缺不太想听。 这天心心慧慧深夜稍作整理后,应我要求来客厅找位置坐着,小扬也是早早就等着,那天才发生那样的事,一时之间大家坐在一起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样也好,省得我多费唇舌,等阿乐跟珍珍回来一次说完。 不久后开门声响,珍珍回来了。 面容没有前几天那么冰冷,但还是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见我们四个在客厅,勉强扬了扬嘴角就要走进自己房间。 我:「珍珍,能等一下吗?我有话要说,等阿乐回来。 」珍珍停下脚步,不回头冷冰冰的说:「应该是跟那天有关的事吧,我目前没有办法听进任何东西,你们自己讨论吧。 」迳自往自己房间走。 我冲上前去横在她面前,深深的对她鞠躬,然后快速拿出手机,点选了个档桉后对她说:「这是那天妳们有看过的影片档,我马上删除。 」将档桉丢入手机的垃圾桶。 「我们从来没有准备要拍成影片引以为乐。 」我想到了珍珍继父将调教李香芷的过程拍成影片。 珍珍:「然后呢?」我:「我知道妳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种事情,也不求妳接受,但我们大家可以谈谈吗?我们没有要伤害妳们的意思。 」珍珍:「伤害已经造成,多说有什么用?」越过我走进她房间。 我也不阻拦,死缠烂打从来不是我的风格。 「事情总是一体两面,只在妳如何看待它,妳现在可以避谈这件事,但以后它将会成为妳心中的死结。 」「然后,谁也无法预料那个结会变多大,可以知道的是不会变小,所以,我不能勉强妳谈,但妳如果当我们是兄弟姊妹,请妳来听听我们在说什么,想说什么。 」我极为诚恳的说。 珍珍伫足,这时可爱的慧慧跑过来拉了拉她,「珍珍姐,我跟心心姐担心死妳了,妳还好吗?」心心也起身走来,没说话,抱了抱她,珍珍突然感到阵阵温暖,摸摸她俩的头,「我没事,前些天去海边走走,心情好多了。 」心心慧慧见她没那夜那么失常,稍微放下心来,心心说:「那妳可以陪陪我跟慧慧吗?我想听他们要怎么解释。 」「...」犹豫一下后,还是走了出来,心心把小扬赶离开三人座长沙发,自己跟珍珍慧慧坐下。 珍珍进门之后就没正眼看小扬。 心心:「说吧。 」小扬:「但阿乐还没回来...」我拨了通电话给他,阿乐说今天回不来了。 我:「那傢伙别理他了,有他没他都一样。 」见大家都安静下来,「我不是什么圣人,没有多高的抱负要去令世人改观,我只想忠于自己慾望。 」清了清喉咙后我开始说。 「我先要对珍珍说声抱歉,那天全部是我的计画,我没预料到珍珍有段很不愉快的过去,自以为是的以为妳只是不愿面对自己的慾望,才有此下策。 」「这是我始料未及的,若因此妳跟小扬要搬出去,甚至不跟我们做朋友了,我都没有意见,这是自找的,无话可说。 」小扬跟阿乐跟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样说出来,代表我认真的程度。 小扬:「珍,无论妳做任何决定,我都赞成,但可不可以别丢下我,让我跟妳一起好吗?」这几天的冷战让他受不了。 珍珍抿了抿嘴却没有说话,小扬显得有点失望。 正因为是兄弟,所以我们彼此间都知道对自己伴侣是毫无保留的真爱,如果只是玩玩,不会这样患得患失。 「宝贝,如果妳觉得无法原谅我,想要离开,我也是能谅解的。 」我对心心说,神色不禁黯然失色,因为没有心心的日子,我也不知道怎么过下去了。 「我会看情形。 那天为何不先让我知道,在自己男友面前被他兄弟上了多难堪你知道吗?」心心稍微严肃的说。 「因为妳如果知道了,珍珍慧慧就会知道,所以不得不瞒着妳。 」我歉然说道。 「在我们不知情下这样很好玩是吗?」心心接着问,瞪了瞪我。 「不好玩,所以现在才有这个道歉大会。 」语气很认真。 「你怎么知道我对这个不会反感?如果今天因为这样我们分开了,那你觉得划得来吗?」「划不来,但平时做爱有用一些暗示与刺激性的言语在妳耳边说时,妳都特别有反应,甚至,我们偷看他们做爱后妳拉我回房做时反应都比较激烈。 」心心俏脸微红无法反驳,没想到我观察到她细微的反应,慧慧更是不敢说话,因为这几天阿乐不在,她有来找我两次。 「就算这样,你怎能断定我们就会对这样的方式赞同。 」珍珍忽然问道。 「就这样被别的男人...侵入,这是正常人无法接受的吧?」小扬正要说话,我打断他:「我们有讨论过,并进行测试,后面才有这样的计画,珍珍你应该忘记了。 」「小扬有次做爱时问你说如果有天看见小扬的肉棒在心心小穴裡进出,而你被我从后面捅着,会怎样,妳说妳不敢想像,下面却湿得一塌煳涂。 」我微转头对慧慧说:「阿乐是不是也有问妳过类似的话,慧慧?」「我...我忘记了,好像没有...我忘了。 」其实答桉很明显。 「幻想归幻想阿,你看看我们真的做了现在变成什么模样?」换心心拍着桌子问。 「我们变怎样了?慧慧妳现在讨厌我吗?」我偏过头问她。 「你现在讨厌小扬吗?」慧慧抬头看了一眼我跟小扬,只轻轻摇了摇头。 「珍珍妳讨厌我吗?讨厌阿乐吗?」珍珍没有反应但表情并没有厌恶,我继续对心心说:「那次我有问妳,如果不行那就停止好不好,记得吗?」「我讨厌你啦!」心心忽然说。 「事先不让我知道,好像被你们玩假的,不爽啦。 」「谁说我们在玩,我们自己满足的同时,也要让妳们更加快乐啊。 」我说。 「哪有什么更快乐?高潮不就那样吗?」「那次只是开头而已,接下来如果愿意,我们会让妳们继续体会。 」「还想继续喔?会不会太超过了一点?」心心大声问。 「不愿意,我们就停止,恢复我们以前的生活,趁还没因此而讨厌对方。 就那么简单啊!」「我说过自己并不是圣人,如果未来有天我们终于还是必须遵循礼教习俗传统的一天,那我想在我有选择的时候,做自己想做的事。 」心心很坦白的问:「你的慾望就是要大家一起做爱,甚至换来换去的?」「对。 」「凭甚么都让你们爽,我们要委屈?」心心嘟着嘴巴问。 「这是公平的,我跟别人做爱时妳也同时跟别人做爱着,只要爱情精神上能忠于彼此,在肉体的欢愉方面我认为可以多做尝试。 」「都你对啦,说不过你。 」心心突然站起来撤过头对小扬说:「这也是你跟阿乐想要的吗?」小扬感到愧疚:「是的,我们三个男生在讨论时的确会有这样的慾望,」他顿了顿:「但现在我什么都不敢想了,只要能继续跟珍在一起。 」珍珍低下头了。 心心气噗噗的拉着珍珍和慧慧,「给我等等,我们开个会。 」进了珍珍房间,「悉听尊便」我只能这样回应。 我跟小扬对看了一眼,鬆了一口气,至少事情还没往不可收拾的地步走去。 房间内,三女床沿坐定后心心先问:「关于刚刚小武所说的妳们有什么想法?」慧慧:「我觉得虽然很害羞,但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相对来说满刺激的。 」她是目前唯一一个试过我们三个男生的,虽然还未细细品嚐我跟小扬的好处。 心心捏了捏慧慧的腰:「妳这小妮子,反倒是比我们还要大胆呀!」慧慧笑着避开。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们都在客厅做时,我只是觉得很突兀,但并没有讨厌的意思,看到手机裡的影片时,更是害羞到了极点,但下面妹妹很有感觉耶。 」慧慧躲到另一边床沿说道。 心心:「那是我们平常互相偷看惯了吧。 」慧慧跟珍珍同时惊瑪莉愛上紳士S大叔 小泉瑪莉【無碼中文字幕】在线观看-2018高清无码电影天堂cc叫:「妳有偷看我们喔!?」心心:「刚小武不是有说吗?妳们没专心听。 」珍珍:「我在想别的事情...」微微低下头去。 慧慧:「我听不懂,只想说小武哥怎么知道我有偷看你们做爱。 」语气真的天真浪漫。 心心:「我也来说说那天的感觉,一开始我感到很愤怒,因为被蒙在鼓裡,可是心裡又不排斥在你们面前跟小武做爱,因为早就不知道看了几遍妳们在做。 」「直到看到影片,真的是很大的刺激,之前不是没有别的男友过,只是大家那么熟,我没想过阿乐真的把他肉棒塞进来,还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 」「我愤怒的同时问自己,如果阿乐是光明正大要求跟我做爱,我会不会答应呢?我的理智跟我说似乎不妥,但身体回应我的是剧烈的反应,所以...」「心心姐好色喔!」慧慧故意的说。 「妳这死丫头,那天早上摸上我的床跟小武做,还没找妳理论勒,给我过来。 」说着作势要去抓她。 慧慧扮了个鬼脸离心心远远的:「去找阿乐兴师问罪啦!那天早上把我弄到很想要。 不然我老公也借妳用啊!他的弟弟也很勇勐喔!常常都让我觉得快不行了。 」珍珍:「妳...妳们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心心慧慧说了原由后,沉默了片刻的珍珍说:「妳们会不会觉得...我继父在我身上留下来的刺青...很丑...好像我天生就这么贱...?」既然心心慧慧那么开放了,也就把心中最想问的问题说出。 心心慧慧闻言马上到珍珍左右坐下,一人拉住她一手。 心心:「珍,我那天听妳说完以前的事后真的很心疼很心疼,恨不得早点认识妳,出事时陪妳一起走过,但这不是妳的错,妳知道吗?命运要如何摆佈我们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慧慧也说:「珍珍姐,不是可怜妳喔,我一边听妳说一边想像着如果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会怎样,答桉是我可能会疯掉。 」「我感受着妳的痛苦外,同时发现妳真的很坚强,所以,面对它好吗?当我这个妹妹的榜样。 」平时呆呆笨笨又可爱的慧慧居然说出这样稍微有深度的话。 心心不想让气氛凝重,倾前身子对慧慧说:「妳什么都要学,做爱这方面却走在我们前面,翅膀硬了会飞了喔!」「人家只是像小武哥说的,忠于自己感觉,心心姐妳跟了小武哥那么久居然没学到。 」慧慧调皮的说。 心心还要说话时,珍珍开口:「我...由于身上刺了那些字,一直怕被发现,所以无法完全放开去享受。 彦扬也算是委屈了。 」「但是真的很怕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别的事情倒也罢了,唯独这回事我很自卑,所以也不知道接下来如何是好。 」心心:「珍,你有没有发现那天妳第一次连内裤都脱掉赤身裸体在他们面前,他们却毫无反应?」「没有...那天我很乱。 」「这就对了,他们那天平时很凶狠的棒子 每个人都软了,小扬表情尤其痛苦,我相信他们也是很惋惜妳的过去。 」「他们只是一时不知如何表示,又知道自己做错事,不然一定会争相来安慰妳的。 只是说那时以妳的心情也不会接受,连我跟慧慧这两姊妹妳都躲着了。 」「抱歉,我那时也是思绪整个混乱,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以前跟那天的事情,才会自己出去走走的。 」「妳们,真不会觉得这些刺在我身上的字很髒很丑?我其实一直想去雷射去除,但又怕被人看到。 」珍珍叹道。 「珍珍姐如果想去处理掉这些刺青,那我跟心心姐陪妳去,谁敢对妳多说什么我马上跟阿乐说!」可爱的脸蛋发起狠来,还是可爱。 「我认为小扬不会介意,因为谁都看的出来他是真心爱你的,我跟妳说,这些字如果出现时机运用得当,男人们会为妳欲罢不能喔!」心心笑着说。 「如果他不会介意,那我想要好好弥补这一年多来他所没得到的东西。 」珍珍说。 「所以,妳也不排斥跟小武、阿乐一起玩囉?」心心好奇问着。 「我不知道,但我现在所能想到的,最想要做的,就是好好陪彦扬。 」「那妳会介意在我们面前做吗?」心心不坏好意的问道。 「我有个想法可以出口恶气。 」「暂时,先让我跟彦扬单独一起好不好?我想要全心全意没有保留地感受他,也让他感受我。 」「好,但有些事情妳要配合我一下。 」转对慧慧说:「妳应该是我们裡面最没有意见的吧?」慧慧鼓起腮帮子抗议道:「心心姐我被妳说的好像非常淫荡似的,妳自己勒。 」「我到目前为之还没主动找过男友意外的男人唷,哈哈。 」两女笑闹间,多日来愁云惨雾的气氛到此终于一扫而空。 我跟小扬在客厅等她们等到快睡着时,她们终于一起走出来了,看她们脸上表情,我跟小扬觉得有救了,事情并不会往我们都会后悔的方向前进。 因为她们如果下了重大决定,表情绝对不会这么轻鬆。 「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这种群交换伴这种性爱模式不适合我们,因此以后别再提起了」心心作为她们的发言人说着。 我:「那我们以后还是可以继续当恋人与朋友?」心心:「这要看接下来表现如何,我们决定给你们一个惩罚,如果我们满意了,那一切都当作没发生。 」听到这裡我知道事情不是有转机而已,根本是已经没事了,只是她们不平衡之前发生的事,要想办法整治一下太过离谱的我们。 我:「好,请说出惩罚方式。 」心心:「第一步,你是主谋,必须禁慾一个月,小扬阿乐是共犯,禁慾两个礼拜。 」我:「没问题。 」眉开眼笑的答应。 心心奇怪的问:「这么爽快答应?」她不知道我在为我们的关係没有变化高兴。 「还有,小扬有豁免权」心心说,「因为珍珍替他求情。 」我:「好,完全同意!」我们之间关係最紧张的就是小扬跟珍珍,听下来也没事了,我不由得暗自窃喜。 心心有点嗔怒的问:「不交换伴侣你们没关係?」我转头看看小扬,他还在为珍珍为他求情开心,其他根本没什么要紧的,转回看心心:「没关係啊!怎么了?」心心走近我,插着腰横眉竖目问我说:「禁慾一个月没关係?」我:「这有什么问题?」比起这些,一切能跟从前一样真是太好了。 心心忽然奸诈的微笑:「好,没关係这句话可是你说的,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做不到怎办?」我:「做不到的话我在我们这社区裸体学狗叫逛一圈。 」心心开心起来,笑着说:「哈哈,一言为定喔,大家都听到了。 」以我这么足智多谋的人听起来就知道她们一定在策划什么事情,但她们目的只是要消气,必要时牺牲自己是可以的。 当天谈完,大家就各自回房去睡了,我半夜起来上厕所,故意走过小扬房间,希望他们能传出什么激情的声音来,代表真的和好如初了,但是只听到类似聊天的声音,就回去睡了。 我问心心禁慾是明天开始算吗,她说是,但今晚还是不许我碰她,也只能顺她意了。 只要彼此关係不变,这点要求还是能做到的。 但很快的隔天我就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