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是學生妹 美月瑠奈【無碼中文字幕】在线观看-2018最新欧美伦理电影_三级片_午夜剧场cc_天天操影院,夜夜射天天日,天天干狠狠日,欧美av视频,亚洲东方av在线,手机在线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亚洲东方av在线 > 正文
太太是學生妹 美月瑠奈【無碼中文字幕】在线观看-2018最新欧美伦理电影_三级片_午夜剧场cc
她终于又过了一关,但未来不知道还有多少关要过,脑袋些微混乱,抬头看看浴室窗外的月色,没发觉自己默默流下两行清泪...其实以bdsm方式进行性爱,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一方认为另一方太太是學生妹 美月瑠奈【無碼中文字幕】在线观看-2018最新欧美伦理电影_三级片_午夜剧场cc乐于接受,玩这种东西是要顾虑到双方的感受,而非单方的发洩,这样,叫做逞兽慾。 这天珍珍继父又找到了一个李香芷不在家的空档,回家的路上在店裡挑选了一双现在少女最流行的顶级潮鞋准备拿回家送给珍珍。 一进门珍珍果然如同往常一般的在看电视,「叔叔,您回来啦!」「嗯,今天公司比较没事,我就提早休息。 」「叔叔辛苦了。 」转头继续看着电视。 珍珍继父到客厅后放下公事包,拿出个经过细心包装的盒子:「珍珍,试试看合不合适」。 珍珍接过来时问:「这是什么东西?」拆开后发现是时下最夯的休閒潮鞋:「哇!这...好漂亮喔...叔叔,这很贵吧?」「这是你用功读书,还有...那次帮我排毒的奖...谢谢妳的礼物。 」「干嘛那么见外阿,叔叔平时上班才辛苦呢,我只是做我能做的事情而已。 」「哈哈,好,不见外,快点试试看合不合脚。 」一副带着斯文突然又开朗的表情说着。 地阯發鈽頁4ν4ν4ν.com哋址发咘頁4v4v4v.com珍珍便兴高采烈的要试试新鞋,由于刚刚下课把袜子脱下换上室内拖还没换下制服,这时又把丢在一旁的袜子重新穿起来,珍珍习惯把整个脚放到沙发上穿袜,所以整件裙子掀了一半起来,露出白色三角裤,在阴户位置上方还带着个蝴蝶结,彷彿裡面的东西是个礼物似的。 珍珍继父虽然坐在她斜面,却也是看的一清二楚,目光神色不由得微微改变。 「怎么样,合脚吗?不合可以拿去退换。 」「叔叔谢谢您,刚刚好。 」说着高兴的秀了秀新鞋。 「嗯,嗯,合适就好,合适就好。 」说着转过头假装拭了拭泪,其实是把暗藏好的眼药水点在眼睛上。 珍珍发现异样后,奇怪的问:「叔叔,您怎么了?」「我没事,只是想到从前。 」珍珍继父转过头来,满脸泪痕的说:「珍珍,妳知道吗?妳真的很像我女儿,呜...」「如果她还在,应该也只小妳两岁,是不是也像妳这么青春健康呢?」说完双手掩面,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 珍珍赶紧坐到他身旁,边拍拍他的背,手放在他大腿上安慰说:「叔叔,您不是把我当女儿了吗?我也是您的女儿呀!妹妹虽然不在了,但不是还有我吗?」「我会用功读书努力考上好一点的学校,将来也会好好孝顺您跟妈妈的。 」珍珍继父假装慢慢止住啜泣:「对,你真的是我女儿。 」看似自然而然的抱住女儿,手其实在她背上贪婪的游移。 「我还有你呢!」珍珍也不觉得父亲抱抱女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没去在意父亲不会像爱抚情人似的摩娑自己女儿。 而珍珍继父这时却在用自己双手隔着衣服在想像珍珍细皮嫩肉的肌肤被龟甲缚勒成的红痕是什么光景,根本就与他可怜的表情毫无关係。 「珍珍,我有个不清之情,我一直想像着自己的女儿可以打扮的像公主般,妳可以实现我这愿望吗?」「公主?但是我要怎么做?」珍珍继父从公事包拿出一个包装,说:「这裡面有一套小公主穿的衣服,可以换上给我看吗?」毕竟距离童话故事的年纪还不算非常远,何况哪个青春期少女不希望被当公主般的呵护呢?「换上裡面的衣服吗?」「对,这是整套的,我希望我女儿能像个公主一样可爱。 」珍珍心裡其实也是跃跃欲试,虽然母亲嫁过来后并没有像从前一样衣服必须穿到不能穿了再换,但类似什么公主类的套装她还是第一次拥有,刚好也能让疼爱她的继父开开心心的,又何乐而不为。 「那,请等等我喔。 」就回自己房间换衣服了。 打开包装后珍珍发现真的是一整套的,竟然连内裤跟长袜都有,觉得怪怪的却又想看看自己穿上是什么感觉。 换上后,犹豫了一下,跑到门前开了一个小缝问:「叔叔,那个...那个内裤也要换吗?」「对呀!全部都要换上唷!」「知道了。 」再出房间时,珍珍继父的眼睛整个都亮了起来,同时老二也翘了起来,不对,是他感觉自己翘了起来,实际上没太大变化。 只见珍珍穿着一件黑色底的女僕装,高领却在她胸前领口开了个菱形蕾丝缺口,恰好能让她不明显的小乳沟露出来,短袖但戴着到手肘长的白色亮面手套,刚刚好能盖住臀部的连身波浪裙也带有白蕾丝花边,往下是过膝黑色丝袜,顶部在裙摆下方约十五公分大腿处有着蝴蝶结装饰,再往上则是一条黑底白蕾丝边的比基尼型低腰小内裤,恰恰能盖住稀疏的阴毛,微微隆起的耻丘形状在贴身内裤下一览无遗。 珍珍虽然觉得这跟她所想像的亮丽粉色系公主装不同,也是颇有精緻可爱之感。 「换好啦?来,我来看看。 」珍珍继父走向站在房间口的珍珍,从上到下仔细端倪一遍,靠近问说:「咦?头上的缎带式衬帽呢?」珍珍回说:「啊!原来那是戴头上的呀!?」珍珍继父:「对,这可是象徵着后冠呢!」往她胸前领口望去时,皱眉的说:「怎么还穿着胸罩呢?这不是破坏整体完美性吗?」说着便作势要把她胸罩脱下。 珍珍急闪着说:「叔叔,我自己来啦!」上次让继父把手探入胸罩内抚摸实在是逼不得已的状况,现在继父没生病还让他接触的话,直觉跟她说不合适。 便逃入房间自行处理。 身影再次映入珍珍继父眼帘时,一位洋溢着少女气息并带点性感穿着的可爱小女僕出现了。 「就...就是这样,我的小公主!」珍珍继父略微激动的说。 在他眼中,这种装扮才是他所能支配控制的小公主形象,反而正常的公主装扮他认为普通。 「乖女儿...我...我能抱抱妳吗?」你不得不佩服珍珍继父,因为这时他眼神透露出的尽是一位渴望疼爱女儿的父亲的诚恳眼神,,没有丝毫邪淫之气。 儘管觉得衣衫单薄,但对方是继父呀!继父怎会伤害自己呢?内心自言自语着。 但还是会害羞,因为继父除了那次生病外平时即使关心自己,也只限于言语上,肢体上的碰触是完全没有的。 低下头并点了点头。 珍珍继父二话不说直接拉她手走到客厅,并拥她入怀,嘴巴还喃喃地说:「小莹,爸爸爱妳,你是爸爸永远的小公主。 」双手不住的轻抚珍珍的背部,最后将手停在她浑圆雪白的屁股上,似乎还微微掐了一掐。 珍珍以为继父真的在思念他早逝的女儿,甚至把自己当作了她,没有一点抗拒。 继父接下来绕到自己背后,手从腰旁经过身体贴身环抱住自己,嘴巴凑在自己耳旁说:「爸爸早就想知道这样抱妳是什么感觉了。 」脸颊被轻轻厮磨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继父下体好像在微微前后顶弄自己屁股,霎时之间觉得这些动作令她很难堪,「一定是叔叔太想念女儿了,所以才会这样子的亲密接触!」心裡试图安慰自己。 这么摩擦一阵子后,继父双手竟然开始移动起来,「我不能失去妳,我不想失去妳...」珍珍如果这时可以回过头来看看,她会发现呜咽的语气根本与表情配合不起来。 继父双手力道不重,却一直来回在自己乳尖、胸部、腹部、阴阜上游移,珍珍早已满脸通红,却不忍打断他的思念之情。 终于在继父手掌隔着内裤盖住自己阴阜,手指准备往更深处的缝探去时,「叔叔,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快碰到那裡了!」珍珍小小声的说。 珍珍继父假装慌忙的离开她身体着急的说:「碰到妳哪裡了?对不起,妳感到不舒服吗?」珍珍看着继父好像很怕她受伤害似的,很抱歉刚刚打断他思念女儿的情绪:「没...没有啦,只是觉得这样好像不行...怪怪的。 」「嗯,我知道了,来,先坐下。 」拉着珍珍让她坐在自己身旁。 「你是不习惯对吧,从小就没有父亲照看妳,所以妳不懂父亲是如何表示对女儿的疼爱。 」珍珍又低下头,只是这次是神伤。 地阯發鈽頁4ν4ν4ν.com哋址发咘頁4v4v4v.com继父摸摸她的头:「相信我,也把我当成爸爸吧!让我们互相填满彼此的缺憾。 」神色慈祥和蔼。 珍珍瞬间被打动,任由继父把她抱起来背对他,在他身上坐着,他让珍珍的头往后仰靠在他肩膀上,「放鬆,闭上眼睛感受一下爸爸的体温。 」双手在珍珍肚脐上互握,「如果一个爸爸爱他女儿的话会这样轻轻抱着她,让她在身上睡觉。 」珍珍耳边传来继父低沉的嗓音,是那么温柔,继父有温度的身体,躺着很舒服,简直安心的快睡着了。 「有时爸爸认为女儿调皮不乖,也会这样搔她痒。 」珍珍本来就没注意自己算是跨坐在继父下体位置,继父膝盖一往外顶,自己的腿就大大的张开,互握的双手突然分别贴上自己大腿,手指在大腿根部轻轻搔着。 「叔叔,不要啦,这样很痒!」双手试图去阻止继父搔痒,却被他左手箍住往上拉,右手继续在两腿根部轻拨,时不时还拂过她的阴唇。 这种痒不是那种会发笑的痒,而是带点舒服却又怕舒服过头承受不住了的痒,「叔叔真的不行啦,太痒了。 」身体不断扭动挣扎,变相的像主动在摩擦继父老二,正中珍珍继父下怀。 「所以说平常不能调皮啊,像妳这么乖我都没机会体会这种父女之乐。 」「但我真的会受不了啦,拜託您先停下来。 」「再一下下就好。 」由于越来越痒,珍珍扭动身体的幅度也更加大,双腿想要紧闭却被继父膝盖死死顶开,因为动作太大,裙子早就翻了上来,等于是直接用内裤摩擦继父老二。 突然听见继父低声重重闷哼两声,手停止搔痒,左手也慢慢放鬆珍珍双手,得到自由的珍珍逃的远远的,怕被抓到又被搔痒,却只见没离开沙发的继父脸上满是舒服的表情,仰着头面对天花板,闭着眼睛不知道在享受什么。 回过神来的珍珍继父见到珍珍狐疑的眼神,说:「珍珍抱歉,我太沉醉在与女儿相处的情景了,妳有不舒服吗?」「没有,但那个...太痒了,以后可不可以别搔痒?」「嘿嘿,我知道珍珍的弱点囉!」「厚~都这样,以后不理叔叔了!」「好啦,以后不搔痒了!」珍珍继父开朗笑道。 「但是这套公主服可不可以让我保管,以后想穿时再跟我说。 」「好,那我现在就换下吗?」珍珍以为继父是要平时自己不在时,思念女儿就看看衣服慰藉。 反正平时也没机会穿,爽快的答应了。 「好,那快去整理一下,我要洗衣服顺便拿去洗。 」珍珍继父其实是怕被李香芷发现这套衣服。 然而他只将自己黏煳煳的内裤丢进洗衣机,将女僕装重新折好,拿到内裤时,看见阴户位置也是湿漉漉的水痕,不由得拿近闻了一下,淫荡中又带有少女香气。 经过这次,珍珍与继父关係似乎又更深一层,没前几年陌生了。 但在短短几个月内关係变得那么好,李香芷这阵子的观察中,突然有不安的感觉,但是又找不到任何奇怪的地方,自己忙归忙,但丈夫跟女儿之间显然变得更亲密了,这点她还是察觉的到的。 所幸,任何计画无论如何的看似天衣无缝,依然百密终有一疏。 这天珍珍学校因为下午临时停电,无法进行任何教学所以只上半天课,下午就回家了,到家时发现继父的鞋子在,顽皮的想吓吓继父,所以轻轻掩上门蹑手蹑脚的走进玄关。 进去才发现继父不在客厅,又鬼鬼祟祟的往主卧室走去,接近主卧时发现有声音传出,知道继父正在裡面,暗自笑笑,心想一定要吓到他,到房门口时却听见:「啊~主人,请再用力一点,狗儿好舒服,快高潮了!」听到声音的珍珍不由得脸红过耳,继父怎么在看a片,那不是小男生才会看的吗?原来她在学校多少都有听过男同学在讨论或交换肉片,自己也看过同学手机裡面的线上成人影片,知道这是销魂中的呻吟声。 「用力一点是不是,好,干死妳这小骚穴!」珍珍一听,觉得跟继父声音好像,原本转头就要走的她不禁停足,想要确认一下。 又传出:「请主人用力干死我,只有主人能干死狗儿,狗儿快到了!啊~」这不是妈妈的声音吗?心下越来越怀疑的珍珍忍不住探头去看画面,彻底震惊了。 这真的是继父跟妈妈,淫乱的声音不停从60吋大萤幕中发出,「干死狗儿,干死狗儿,主人快干死狗儿!」语无伦次的李香芷在画面上翻了白眼口中却淫荡的说着。 不敢置信的珍珍起身瞪大眼睛看着画面,却无意中撞到门发出声响,珍珍继父回头一看,搓弄肉棒中的手不由得暂停,「珍....珍珍,妳不是应该在上课...?」画面中的珍珍继父此时说话:「操她妈的贱母狗,我干死你,喔~喔喔。 」看起来应该是射了。 两人都不敢看对方,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影片播放完毕后自己又接着播放另一片段:「我求求你不要这样,这样很痛,拜託你,我还有女儿...」珍珍又抬起头看影片,正好看到影片中的妈妈痛苦的求饶着的画面。 珍珍继父及时关掉影片,说:「不是应该下午四点后才回来吗?今天怎么那么早?」「让我看完。 」珍珍异常冷静的说。 「我说,让我看完。 」目光直视继父。 无法相信这是继父的真面目,那么之前让她觉得奇怪的地方就说得通了,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珍珍继父一不作二不休,反正都这样了,自己也不用装得那么辛苦,应珍珍应求拨放影片。 看到电视裡的妈妈应该是高兴才对,毕竟能上电视的都不会丑到哪裡去,但是太太是學生妹 美月瑠奈【無碼中文字幕】在线观看-2018最新欧美伦理电影_三级片_午夜剧场cc看到这时痛苦的影中人求面前的男人:「不要,撑太开了,不要再进来了。 」而他冷漠的越来越用力,插出血来也不停止:「妳就是隻母猪,期望要求甚么?」珍珍忍不住大哭起来,珍珍继父在旁冷漠看着。 「一直以来,妈妈就是这样过着吗?」珍珍啜泣地问道。 「一开始不是,后来就是了。 」珍珍继父维持一贯的冷漠回答。 他认为世上的女人就是这样,要骗要哄,得手时让她发现她只是一头公猪交配工具,才能尽显他的高上高傲。 珍珍哭了好大一阵,停止啜泣后问她继父:「我可以代替妈妈吗?」「她所必须要受的痛苦,我来承担,今后别再这样对她。 」「喔?你说替代就替代,你有甚么决心?」「随便你怎样。 」「怎样的痛都能承受?我记的你怕痒呢!」说着去搔她痒。 没想到她一动也不动,脸上毫无表情。 「倒是真的有决心,那我在妳身上刺几个字不过分吧?」「随便你怎样对我,就是不要再碰妈妈。 」珍珍继父拿出原本要用在李香芷身上的刺青笔,在珍珍身上刺了几个字。 很不巧李香芷最近过于劳累,在那天也提早回家休息,一进门就看到珍珍继父在珍珍没穿内裤的光滑屁股上写字。 珍珍母亲,李香芷,见到这幕,忍不住爆发的冲去厨房拿刀,要杀了珍珍继父。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女儿?」=============================================「这就是我穴上跟屁股间刺青的由来。 」珍珍若无其事的说完这段故事,我们都感到心疼。 「你们不是想干我吗?是轮着上还是一个上?」说着跪上沙发背对我们,掰开自己小穴的说道。 她眼中已经有泪痕。 我首先跪着对她说:「珍珍对不起,这都是我主意,我以为...」我以为女生们放不开只是无法适应当下的环境,却忽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背后不堪提起的故事。 「快来阿!你们不是要这样吗?快来干我阿!」珍珍几近哭喊叫道。 小扬这时也扑上去:「珍,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妳。 」珍珍感受着小扬的温暖,实在忍不下心做贱自己让小扬难受,冲去他们专属的房间,心心慧慧忙跟着进去,甩上房门。 客厅剩下我们三个呆头鹅,「兄弟,我做错了你打我吧」「我打你有什么用,珍,我的珍她受伤了阿!」「明天,我们把话说清楚,无论如何,大家都要在。 」我想要做个了结,该我死,就死。 小扬阿乐默默没有任何表示。